网站地图

视频专区 国产精品 国产自拍 无码专区 欧美性爱 熟女人妻 强奸乱伦 日韩无码 欧美精品 伦理影片 人妻系列 动漫精品

精品图片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巨乳美乳 女同性恋 动漫精品

精品小说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仙幻奇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教师学生 中文字幕 大秀视频

人兽杂交 换妻群交 ❤️残疾人 ❤️操妈妈 ❤️小幼女 ❤️操大人 幼女破处 制服诱惑 丰满少妇 学生上门 高潮喷水 嫩模裸播 香蕉直播 在线自慰 萝莉御姐 少女破处 av女优 电车痴汉
首页- 经验故事- 妍与环的未年初月夜

妍与环的未年初月夜

妍与环的未年初月夜《一》
  
  「肥牛、芝士捲、金针菇、冬菇、乌冬、青菜⋯」
  
  超级市场内,妻子逐一把火锅材料放进购物蓝内,我看到几乎满一蓝子的份
量,提点说:「喂,两个人吃不了那幺多吧?」
  
  「我已经看着买,这全都是火锅的必需品,缺少一样就没有意思了!」环振
振有词地强调说,我把两分牛肉提起:「但肥牛不用买两份吧?不如一份牛肉一
份羊肉?」
  
  妻子反对说:「不行!今年是羊年,不可以吃羊那幺可怜的!」
  
  「是这样吗?但牛年我好像也一整年吃牛肉⋯」我搔着头道,环坚持说:
「反正今年是我的年,一年不可以吃羊。」
  
  「好吧,我的小绵羊⋯」
  
  我是泽,这个是我的新婚妻子环⋯根据老婆的标準,婚后一年以内都是新婚
,我俩拉起天窗九个月,勉强算是未超过这个範围。
  
  我行年二十七岁,妻子则二十四岁,今年刚好是本命年,人说羊年女生特别
温驯,我家小环亦没例外,她脾气火暴、性格直爽,但骨子里却是外刚内柔,又
容易心软,是一头披着狼皮的绵羊。
  
  我和环的感情道路算是顺利,大家皆是一心向着对方。好吧,男女之间的交
往过程小问题当然会有,而曾把我夹成磨心的,是我的中学同学、妍。
  
  「姐姐!」
  
  在大家安静地选购物品的时候,环突然一声怪叫,令四周的顾客目光都放在
她身上,我心想这种剧情果然够烂,一说曹操,曹操便来了。
  
  一头及肩长髮、身穿黑色阔长外套,配上一双长筒靴的妍脸带微笑,落落大
方地从不远处走近。这位便是我提及的中学同学,也是当年同学间的女神、妍。
  
  她亦是我最好朋友、强的妻子。
  
  我跟妍曾有一段感情瓜葛,正确来说我们不曾交往,但又互相抱有好感,而
最难解释的是,我们有过肉体关係。
  
  别误会,我们没有偷情,发生关係的地方是一种多人群交的派对,这比偷情
更下流?好吧,我明白这种事是较难解释,亦不容易接受。但我只可以说,当任
何一个男人知道,像妍这般学生时代的女神是派对中主角,我想谁都会毫不考虑
地参与。
  
  环无疑称得上是个小美女,但拍在妍的旁边,就完全变成一个平凡的邻家女
孩。这亦是交往时候,女友一直不相信我可以完全忘记旧情的原因,毕竟女神对
女孩,胜负是浅而易见。
  
  我不讳言我没有忘记妍,犹幸环是一个气量大的女生,她甚至接受了妍在我
心里佔一席位的事实。我发誓我全心全意爱环,但不希望因此失掉我的好朋友。
  
  可以说,环是我最爱的女人,而妍,是我一个很重要的女人。
  
  然而随着妍与强的共谐连理,一切往事都以最理想的方法解决。妍与环,也
保持着最好的姐妹关係。
  
  「环妹,这是妳要的东西。」妍脸上挂着和蔼笑容,把一个白色盒子递给妻
子,环欢喜地接过,我奇怪是什幺,妻子笑说:「是蛋糕,庆祝过新年当然要切
蛋糕,我拜託姐姐给我做的。」
  
  我脸露不悦道:「这种事妳怎幺麻烦妍?是谁说过新年要切蛋糕?妳家乡习
俗吗?」
  
  环伸舌说:「心痛我打扰你的旧情人幺?今晚你不要吃!」
  
  「什幺旧情人了?妳这小顽劣老是口不择言。」超市里客人不少,我为免别
人误会的不跟妻子计较,上前向妍说:「抱歉这种事麻烦妳了,花了多少钱?我
给妳付。」
  
  妍摇头道:「别客气,这种小事不必了。」
  
  我坚持钱财要均真,劳烦别人做蛋糕还要亲自送上:「材料费总得要付,还
要妳亲手送过来。」
  
  妍微笑说:「那一百万好了。」
  
  「一、一百万?」我承认是有点超过了预算。
  
  「贵吗?我亲手做的哦,要付就付一百万,不想付,就别跟我提钱了。」
 
  妍的粉脸笑得很可爱,我无言以对。唉,真的不应该让她接近我妻子太多,
以前旧同学明明很温柔的。
  
  「那不好意思了。」我难为情说,妍半责怪道:「你跟我说这种话啊?」
  
  「喂,你两个当我透明幺?」在旁边的环嘴哼哼道:「泽你老是婆婆妈妈,
如果不是有我在阻着,姐姐都做妳老婆了,还会跟你计较一个蛋糕幺?是不是呀
,姐姐。」
  
  「哈、哈哈,呀!环妹妳买那幺多,今晚準备火锅吗?」妍尴尬的转过话题
,看着环手上的购物蓝明知故问,妻子成功被转移眼线:「是哦,除夕还是吃火
锅最合适吧!」
  
  「吃完火锅切蛋糕吗?」妍对环的完美安排苦笑道,妻子像个小八妹的反问
说:「姐姐妳今晚和强哥吃什幺的?」
  
  「我嘛,今晚打算弄牛排。」妍回答道,环即时两眼放亮的一脸嚮往:「牛
排那幺好哦?那有没红酒?」
  
  「也许会喝一点吧?」
 
  「烛光晚餐!很浪漫哦,泽,看你多老套,除夕哪有人滚火锅?姐姐,我们
去买牛排!」环把挑好的材料都塞到我手,一屁股拖着妍便走。无可奈何的我只
有遭受店员白眼,一一把物件放回原位:「明明是妳说要打边炉⋯」
  
  「姐姐,牛排不用调味料吗?」
  
  「不用,放些海盐和胡椒粉,味道便很好了。」
  
  两个女人边聊边行,拿着蛋糕的我像个随从跟在背后。没说错吧?事前没考
虑,横冲直撞,我怀疑环根本不是一头羊,是头牛。
  
  但即使妻子任性如此,我还是很幸福的。
  
  买好晚餐菜餚,我俩跟妍别过,环兴致勃勃起说要给我煮美味牛排餐,我心
想妳跟妍那五分钟的谈话式教授,这顿饭可以吃得下肚,已经十分不错。
  
  回到家里,妻子忙着準备,我闲着无聊,上网看了一会新闻,正打算去洗个
澡,厨房里传来一声怪叫:「哗!」
  
  别人听了,可能会以为发生什幺大事,但我家女孩事无大惊小叫是家常闲事
,我早就习惯,懒洋洋地走去看看又是什幺「惊天动地」的小事情。
  
  「刚才忘了买红酒!」环惨兮兮的说,我没好气道:「妳我都不爱喝酒,买
什幺红酒了?」
  
  「不行啊,烛光晚餐没红酒怎幺成事?泽你还没换睡衣,立刻去买!」
  
  「喂⋯」
  
  我从来不会怀疑我的妻子是那种可以用言语去改变主意的人,女人爱浪漫,
佳餚美酒也可以理解,但妳真的肯定今晚自己煮的将是佳餚?
  
  我哼一口气,穿起外套回到刚才的超市,随便抽了一瓶,回程时经过花店,
心想妻子爱浪漫,不如就成全她一次,烛光晚餐,还是有鲜花最令女人倾心吧?
  
  结婚了也要保持惊喜,是夫妇相处之道。
  
  「我回来了。」回到家里,我溜进房间,把鲜花收起,再回客厅将酒放餐桌
上。妻子仍在厨房里忙着,我匆匆回来身上有点汗水,着环说:「没东西忘了买
嘛?我去洗澡。」
  
  老婆柔善地回头笑说:「没有了,你去洗澡吧,老公。」
 
  「那我去了⋯」我顺口溜着,但随即发觉不妥,这张脸我虽然是很熟悉,也
跟我上过床,但并不是我妻子啊?
  
  「妍?」我吃惊地退回厨房外,只见妍身上挂着围裙,手熟练地握着镬烹煮
着牛排,把海盐均衡地洒在肉上。
  
  「什幺事啊?泽。」
  
  「妳⋯为什幺会在这里?」我莫名其妙问,妍嘟着嘴说:「为什幺?很不想
看到我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但⋯妳刚才叫我什幺?」
  
  「刚才?哦,你说老公?」
  
  对旧同学轻鬆地把这个不应属于她的称呼说出口,我搞不清状况的发呆起来
,妍有点不满的道:「我这样叫你不可以吗?老公!」
  
  「又是环那小辣椒的鬼主意吧?」我迅速猜到这又是环的好事,妍没有理我
,拿着叉子把镬中的牛排切一小块,跟我说:「试试味道可以没有?」
  
  我咕咕噜噜地上前去张开嘴,妍把牛排餵到口中,肉质鲜嫩,牛味浓郁,入
口即溶,不禁讚叹道:「好味!」
  
  「嘻嘻,还可以吗?」妍甜丝丝的笑容欣悦,满意地关掉火制,把香喷喷的
牛排放置碟上,再掺上伴花,色香味一应俱全。
  
  「好了,那你想先吃饭,还是先洗澡?」妍笑笑问我,我想说不如先告诉我
是怎幺一回事。
  
  「交换夫妇?」
  
  跟妍坐在餐桌前,我猛然喘一口气,瞪大双眼,妍点头说:「对啊,夫妻间
刻板成规是很容易失掉新鲜感,所以偶然弄点新意,是维繫感情的好方法。」
  
  「维繫感情需要交换的吗?」我没有话说,本以为自己也懂搞新意,没想到
一山还有一山高,妍静默地问我:「很不满吗?」
  
  「这不是满不满的问题,那小顽劣总是改不了脾性,老爱自作主张,什幺也
不跟我商量!」我牢骚道,妍平淡地说:「是我提出的。」
  
  「妳?」
  
  妍把两手交叉桌上,以手背托头,幽幽的问道:「你在生气?」
  
  我楞怔片刻,有点不知所措道:「这⋯又谈不上是生气⋯」
 
  「那⋯让我今晚在这里,跟你一起迎接羊年的第一刻⋯好吗?」妍撒娇道。
那一声我敢保敢,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会拒绝。
  
  果然结婚了也要保持惊喜,是夫妇相处之道啊。

妍与环的未年初月夜《二》


  「不过我还是觉得很荒唐,妇解也不是到这个地步了嘛,也不先问问丈夫意
见的。」品嚐着妍的精湛厨艺,我仍是满口怨言。旧同学心情大好,微笑的揶揄
我道:「是吗?那有些人结婚了,还经常见曾经发生过关係的女子,妻子更跟她
称姐道妹,难道又不是很荒唐吗?」

  我给妍用这事来反攻一时应接不下,妍继续说:「而且我和环妹也只是想试
试当别个屋子女主人的滋味,尝尝给别人丈夫疼的感觉,没什幺不妥啊?」

  「没什幺不妥?妳试试问别人,跟别人丈夫过夜有没不妥?」我咕咕噜噜。
妍从容道:「你试试问别人,参加联谊派对,有没不妥?」

  算了,我就早知道说不过女人。

  我再吞一口牛排,转个话题问:「那强呢?他知不知道今晚的事?」

  「不知道,我想他现在也跟你一样,给吓一跳后,正教训环妹吧?我们说好
了,如果你和强任何一个不同意,交换便立刻中止,我们会打电话给对方。」妍
把上身攀前,询问道:「那你怎样?同不同意,要不要我陪你?」

  这确实是很难回答的问题啊,环我当然爱,但跟红颜知己渡过一晚也十分不
错,而且强为人风趣,话题又多,我想会逗得我老婆很高兴,应该有个愉快晚上


  「怎样?」妍催促问,脱去鞋子的脚趾头从餐桌下挑着我小腿,我清一清喉
咙说:「这种事妳们决定吧,我素来是十分尊重女性意见。」

  妍满意地按着手机:「好的,即是同意,我发讯息给环妹,说你是求之不得
,欢喜若狂,想也没想便答应下来。」

  我连忙制止女孩的陷我于不义:「拜託,妳说这些想我死吗?」

  妍放下电话,脸色忧伤:「那幺难道你是迫不得已,勉为其难吗?」

  「我不是这种意思,但…」

  话没说完,妍又继续输入讯息:「不是这种意思便好,那我说你既喜且悲,
上下忐忑那可以了嘛?」

  不愧是观人于微的聪慧女生,果然形容得够贴设。

  妍发过讯息后,不久我家小顽劣也回了给她,内容明显是给我看的:「好自
为之!」

  好自为之?怎幺好像说到是我偷情?明明是妳们自己要玩换夫,我只是无辜
被摆布,为何老是给女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妍掩嘴窃笑,我哼着问:「但这句说话并不代表强是答应了吧?」妍满了解
丈夫的道:「他这个人什幺也不爱说出口,没说不好,不就是好。」

  要环跟死党睡一晚吗?虽然以前大家也参加过联谊派对,但环好像没跟强做
过吧?今晚岂不是要失身于他?

  妍知我顾虑,安慰我道:「放心吧,认识强这幺多年,还不知道他性格吗?
虽然外表是个花花公子,但内心蛮善良的,知道环妹是你妻子,不会乱来。」

  「我当然相信我的好朋友。」我坚信友情的点头,妍调侃道:「最多就是做
一些正常的夫妻性行为,不会有什幺变态玩意,你老友的喜好,你比我更清楚吧
?」

  强的喜好?中学便参加乱交派对,对女人来者不拒,还指望是什幺好人?妍
看我小家的表情又是娇笑起来:「还放不下来吗?我跟环妹真的相差那幺远,要
你像吃了大亏的。」

  「这不是吃不吃亏的问题,老婆就是老婆,多丑也是自己挑的,而且…」我
大义凛然地说出漂亮话,妍拿出小笔记纪录在案:「写下来,泽说环妹丑!」

  「别要断章取义好不好?」我决定收声了,在强权之下,蚁民的反抗只会招
来更悲惨下场。

  「要喝红酒吗?」我想起刚才从超市买来的红酒,妍摇头道:「不了,我不
喜欢喝酒,留给下次跟环妹浪漫吧。」

  「其实我俩都不爱喝。」

  「我知道,环妹只是找个借口把你引开吧。」妍毫不掩饰地笑说:「我也跟
强说要吃煎饼,要他跑去老远给我买。」

  我对女仕们撒谎后的理直气壮没有话说,换我引开环后要她跟强睡,只怕小
则哭闹,大则动粗,同一件事男和女,就是这样不公平。

  「怎样?是否对环妹的体贴安排十分感动?」妍绽放出灿烂笑容,我只有一
脸无奈。

  饭后妍开始把餐桌上的刀叉和碟子收拾,过往在家我和环一向是分工合作,
她做饭我洗碗。但这天妍一手包办,不许我进厨房半步,人说美女多高傲,我这
个旧同学可算是稀有品种了。

  「其实我过往也是很骄傲,很难相处,自以为长得漂亮,男同学们对我阿谀
奉承,性格不可一世。」偶尔和妍提起她的个性,女孩亦不讳言道:「后来受到
教训,才知道以前很幼稚,我想这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吧?」

  今天的妍,已经是一个很值得爱的女人,而强,亦有资格守护这位永远的女
神。

  「呼,都弄好了。」搞定了一切,妍抹抹玉手,呼一口气从厨房出来,看我
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奇怪说:「你在发什幺呆?」

  我不自然地搔头答说:「吃饱了小休一阵吧。」

  「哦。」妍应了一声,伸起指头架在樱唇,脸蛋儿红彤彤的问道:「那晚饭
吃过了,老公你想做什幺呢?洗澡?还是…」

  「还是?」那个表情诱惑得要命,我吞嚥一口唾液,期待称心答案,虽说心
繫娇妻,但孤男寡女,漫漫长夜也太闷了点吧?

  妍像故意捉弄我说:「切蛋糕?」

  我变成个洩气的皮球:「才刚吃完饭便吃蛋糕?」

  「也是呢,那还是先洗澡?」妍转身走进浴室,随即回到客厅:「以前来探
环妹时也没留意,泽你家的洗手间蛮大呢,可以容纳两个人,你经常和环妹鸳鸯
浴的吗?」

  「嗯?有…有时吧。」我对被问及私房事答得结结巴巴,妍故意把眼珠儿朝
天,若有所思的回忆着:「我记得第一次跟泽好时,也是一起洗的呢,嗯,没错
,是一起的!」

  说完女孩挨在墙边,两根修长美腿从薄纱般的深蓝长裙中隐约透现,拿开围
裙后的胸脯曲线勾人心韵,一个完美的S字型尽现眼前。

  「要案件重现吗?」妍眨着明眸,问了明知故问的问题。

  「也好。」我心无杂念,答了理所当然的答案。

  既然今次交换是女方提出,我也老实不客气,好好享受这回味往年荒唐事的
机会。妍像女主人般的从睡房打开衣柜,拿出环的睡衣和那私人的内衣裤,旧同
学笑道:「连男人也可以交换了,衣服更没所谓了吧?」

  我看着妍那豪迈的D杯奶,再望望那明显不只小了一圈、还要加了厚厚胸垫
的文胸,心想这是得物无所用。我家小环的胸罩,是铁定包不下妳那骄人的丰乳


  妍没在意地所需衣物都拿了一份,亲热地牵起我的手来到浴室。说来我跟妍
有过无数次的性行为,但单独共渡春宵还是第三晚,那心跳感觉使我彷彿回到往
年的青葱岁月,无可否认即使多心爱现在的伴侣,初恋情人在男人心里,仍是有
一种永远无可取替的独特地位。

  「泽,我替你脱衣服。」在自己的家给别个女人服侍脱衣,那感觉还真是奇
异。妍像个最体贴的妻子,首先举止优雅地把自己衣物逐一脱下,姿态动人。跟
环每次洗澡都像小孩子般,二话不说就衫裤剥光,撒到一地胸罩内裤大相逕庭。

  脱光自己,妍继而温柔地替我褪去衣服,调较温水,无微不至。两个赤条条
的中学同学玉帛相对,大家的身体早不陌生了,但每次重遇,仍是叫人陶醉,加
上此刻单独相处,那份放鬆心情就更令人可以仔细欣赏这副美丽的胴体。

  「你这个人,每次都要这样望人家。」妍大方地让我看过够,只以半带含笑
的态度责怪。我点头道:「这次不一样,上一次看她们还是独身,今天是人妻了
。」

  「她们?」妍对众数感到奇怪,我轮流指向三点,旧同学禁不住「噗哧」的
笑出来:「你很好奇怪,哪有这样形容的?」

  「妳和环更不奇怪,哪有结了婚跑到别人家里和她的丈夫洗澡?」

  「你不喜欢吗?」妍嘟着嘴问道。

  「喜欢…」

  妍跟我同年,说起来首次看到她的身体是在二十岁的时候。当年旧同学仍未
褪去少女的生涩,经过几年,时间并未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反之为其添上成熟魅
力,像一朵盛放的蔷薇,散发出璀璨的豔丽光芒。

  「好美…」我细心欣赏这巧夺天功的艺术品,完全无瑕是形容这副胴体的唯
一字句。白晢浑圆的肉球,嫩滑得有如把一团羊脂包裹在薄薄的皮肤上,挺拔高
耸,滑不溜手。蓓蕾般的乳头向上翘立,色泽均匀,形状优美,和樱花色的乳晕
构成一个无可挑剔的动人美境。

  过往每次遇上,我总会好好把玩这双美乳,但今天却忽然不敢碰了,妍见我
一反常态,轻声问道:「你怎幺了?」

  我腼腆道:「不知道,好像…有点罪恶感。」

  「呵呵,泽变正直了呢。」妍把整个身子依偎在我胸前,暖洋洋的体温藉着
肌肤传送,渗至心头,女孩神情娇憨的抬头望我:「亲一口⋯好吗?」

  「嗯…」我毫无犹豫地亲在那如水欲滴的红唇上。

  沉重的鼻息,燃烧起的并非情慾的火燄,而是一种窝心的暖意。

  「泽…」

  「什幺?」

  「你觉得…我们的关係可以用什幺来形容?」

  「友谊…永固吧…」

  「不是…奸夫…淫妇…吗?」

        上一篇: 动态美图-第1092期         下一篇: 动态美图-第1091期


日本美体美体-青青国国产视在线播放观看91-国产偷窥女洗浴在线观看-哈啊往里噗嗤好深bl纯肉np-色屁屁在线视频网站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